7.2
  • 很差
  • 較差
  • 還行
  • 推薦
  • 力薦

劇情介紹

《金牙大狀》由鄭丹瑞,曾偉權,劉玉翠,蔡少芬主演,又名 Man Of Wisdom,是導演關永忠1993年的電視劇,電視劇總共20集,每集分鐘。這部電視劇豆瓣評分是7.2分,電視劇算的上是精良了,電視劇主要是把故事講好,而這部電視劇做的就很好。本站推薦度為高,喜歡看高分高質量的電視劇的同學可以說十分適合你,趕緊去看看吧

導讀語:

我們(肖文彬、莫少平律師)是本案嫌疑人方宏進審查起訴階段的辯護人,由于方宏進原系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節目著名主持人,而本中的“被害人”今麥郎食品有限公司又是聞名全國的知名企業。因此,本案不僅案情重大、復雜,而且由于雙方身份特殊,故引起全國轟動和權威媒體的高度關注。本案歷時三年,當地公安機關經過兩次補充偵查,用盡了法律賦予的所有期限。最后,在我們詳盡、專業的《律師意見書》的作用下,當地檢察機關堅守法律底線,依法對方宏進作出了無罪不起訴決定書。

 

案情:2006年3月29日方宏進所在的澳衛公司與華龍公司(又名今麥郎食品有限公司)協商簽訂了《〈候機大廳〉(暫定名)劇情植入式廣告發布合同》,約定植入廣告總費用為300萬元。2006年4月澳衛公司收到了華龍公司100萬元首期廣告款。方宏進等人將收到的這些廣告款連同自己公司籌集的其他資金陸續投入到《候機大廳》的拍攝中,完成了該劇第一季40多集的前期拍攝和制作工作,澳衛公司對該劇的總投入已超過四百萬元。《候機大廳》一劇的前期制作完成后,與方宏進合作的紅線公司將該劇送中視經濟影視中心審定,因審片意見不統一等原因,該劇未能按合同約定時間播放。為了補償華龍公司的損失,在征得華龍公司的同意后,由華龍公司方面提供了廣告播出磁帶,澳衛公司于2007年5月1日至5月31日在本公司出資買斷的央視2套《歡樂家庭》欄目貼片廣告時段中為華龍公司的產品“今麥郎辣煌尚”和“今麥郎彈面”播出了共計50分鐘的廣告,按照央視2套的正式報價,該組廣告價格為252萬元。上述廣告播出后,華龍公司仍要求澳衛公司退還其廣告款,澳衛公司方面希望雙方協商解決或通過民事訴訟來解決,華龍公司遂報案引發此案。

意義:我們在承辦本案過程中,面臨著各方面因素的巨大壓力,我們經過審查本案的事實、證據與法律,我們堅持認為本案的證據材料確實、充分地證明該案是合同糾紛、是民事案件。綜觀本案,嫌疑人方宏進客觀上有積極履行合同的誠意及行為,主觀上毫無非法占有他人財產的目的,不符合合同詐騙罪的構成要件。筆者進一步指出,基于常識,試問,一個所謂“詐騙”對方100萬廣告預付款的人會花費近652萬元去履行與對方簽訂的廣告發布合同嗎?本案的意義在于:一、辯護律師要善于利用控方證據材料中對辯方有利的證據材料為我方所用(一般來說,案卷中既有對我方不利的證據材料,也有對我方有利的證據材料,對有利的證據材料要加以運用,對不利的證據材料要善于反擊);二、合同詐騙與合同糾紛的本質區別在于行為人主觀上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因此,辯護律師要充分利用本案的證據材料、通過其客觀行為來論證其不具備非法占有之目的。本案著重于證據和法律適用辯護,可為此后重大“合同詐騙”類案件提供參考。

延伸閱讀:1.《方宏進涉嫌合同詐騙一案律師意見書》

2.《河北省隆堯縣人民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

3.方宏進案各大媒體報道;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55c830100xx89.html

方宏進涉嫌合同詐騙一案律師意見書  

河北省隆堯縣人民檢察院公訴科HJG科長 并 LSJ檢察長:

我們是北京莫少平律師事務所律師,是涉嫌合同詐騙一案方宏進的辯護人,為維護方宏進的合法權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三十九條“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應當訊問犯罪嫌疑人,聽取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委托的人的意見”及《人民檢察院刑事訴訟規則》第二百五十一條“人民檢察院審查案件,應當訊問犯罪嫌疑人,聽取被害人和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委托的人的意見。訊問、聽取意見應由二名以上辦案人員進行,并制作筆錄”的規定,針對《隆堯縣公安局起訴意見書》(隆公刑訴字()號,沒標明字號和時間,以下簡稱《起訴意見書》)和本案證據材料,提出如下律師意見,供貴院審查起訴時參考。

辯護人認為,《起訴意見書》指控方宏進涉嫌合同詐騙一案,無任何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且程序違法,建議貴院對本案依法行使法律監督權,作出不起訴決定,并追究隆堯縣公安局徇私枉法、濫用職權的瀆職行為。

 

一、關于本案的基本事實

辯護人認為,《起訴意見書》指控方宏進涉嫌合同詐騙罪的所謂“犯罪事實”毫無根據、完全失實,簡析如下:

1、《起訴意見書》指控“2006年3月29日,澳衛公司在不具備履約能力的情況下,與華龍公司簽訂了《侯機大廳》(暫定名)劇情植入式廣告發布合同……”

事實是,方宏進當時所在的 北京澳衛時代廣告傳媒有限公司 (以下簡稱“澳衛公司”)是于2006年3月9日依法成立的一家有資質的廣告公司,注冊資本金100萬元,經營范圍為“代理、發布廣告”(見隆堯縣公安局移送貴院案卷材料里的公司工商注冊資料)。澳衛公司完全有資格也有能力與客戶簽訂各種類型的廣告發布合同,并且是受法律保護的。故,《起訴意見書》的上述指控純系罔顧事實!

2、《起訴意見書》指控“2006年4月17日,澳衛公司收到了華龍公司給付的100萬元廣告預付款,至2006年5月31日的一個多月時間內,溫某在方宏進的指使下將該100萬元全部轉賬或支取現金,款項被其非法占為己有”

事實是,在履行合同過程中,澳衛公司將華龍公司先行支付的100萬元廣告款全部投入到《候機大廳》的拍攝中:包括支付攝影棚租金、辦公室租金和預付劇本創作費等。這可從溫某、方宏進供述及趙某、滕某的證言、北京經開投資開發股份有限公司與北京紅線天地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于2006年9月15日簽訂的《租賃合同》及相關票據得到佐證(詳見隆堯縣公安局移送貴院的案卷材料),就連《起訴意見書》也確認“2006年9月15日,北京紅線天地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線天地公司,公司總經理趙某)和澳衛公司在北京市經濟技術開發區租賃了拍攝場地,…進行了《候機大廳》電視劇的拍攝制作工作,共制作了未進行剪輯和后期制作的約40多集的電視劇,母帶至今在趙某手中”的事實。故《起訴意見書》所謂將100萬元廣告預付款 “非法占為己有”的指控純屬捏造事實!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澳衛公司前后對該劇集的總投入近400萬元 “截止到2006年12月底總共投資了3961152.77元。這里有我墊資約20萬元,其余款都是方宏進投的資”(趙某2009年11月8日、2009年11月10日證言、另見趙某2009年11月8日向隆堯縣公安局提供的共計15頁的前40集“拍攝成本支出表”)。基于常識,試問,一個所謂“詐騙”對方100萬廣告預付款的人會花費近400萬元去履行與對方簽訂的廣告發布合同嗎?

3、《起訴意見書》指控“2006年6月30日后,因《候機大廳》節目沒有播出,華龍公司便找方、溫等人要求退款,其謊稱節目將要播出,拒不退款”

事實是,澳衛公司就《候機大廳》劇拍攝延期事一直在與華龍公司溝通,2006年9月該劇開機前后,華龍公司方面還派專人就劇中植入廣告的劇情和場景中“今麥郎面館”的修改等頻繁提出意見,2009年11月1日俞某證言:“在2006年10月份,我派齊某察看拍攝現場時,當時主要一個原因是溫某連備播帶也提供不出,而我公司在此之前根據與溫某洽談的設計構想,有一部分我公司需作一些修改,而溫某稱前40集已拍攝完畢,場景不能再作修改,若要修改,在拍攝后40集時進行…”(見隆堯縣公安局移送貴院的案卷材料)。2007年初該劇前40集拍好后,澳衛公司和紅線天地公司還把樣片送給華龍公司負責此項目的俞某審看并得到其認可“截至07年3月31日,《候機大廳》已拍攝40集劇情,完成合同中承諾1/2數量。目前前40集劇情在中央臺審編室審查之中。后40集在籌劃中。(后續仍再支付200萬元尾款)”(見俞某提供的《候機大廳》工作說明復印件)。因此,澳衛公司雖未能按原合同約定的時間播出該劇,但是一直在積極推進該劇的拍攝,對此華龍公司當時是清楚并表示認可的。故《起訴意見書》上述指控與事實完全不符。

4、《起訴意見書》指控“因《候機大廳》的投拍制作不符合國家法律規定,該《候機大廳》不能夠在中央電視臺立項和播出,此事實亦證明澳衛公司自始至終就不具備履行合同的能力”

首先,根據《電視劇拍攝制作備案公示管理暫行辦法》(見附件六)之規定,從2006年5月1日起,國家廣電總局就已取消了原有的“電視劇題材規劃立項審批”制度,實行“電視劇拍攝制作備案公示”制度,故,根據廣電總局之規定,情景劇《候機大廳》是不需要事先向廣電總局立項的。

其次,《候機大廳》是中央電視臺下屬的中視經濟影視中心(為央視2套“歡樂家庭”欄目的制片機構)與紅線天地公司協商約定攝制的是“欄目自制自播劇”,而非全國發行的商業電視劇。所以該劇能否攝制、紅線天地公司是否具備資格,決定權在中視經濟影視中心,澳衛公司僅為該劇集的植入廣告代理商(見附件一)。退一步講,即便《候機大廳》的投拍制作存在問題,也應由中視經濟影視中心和紅線天地公司承擔,而與澳衛公司和方宏進無關。

第三,《候機大廳》之所以未能按時播出是由于審片的原因客觀上導致合同不能履行。中視經濟影視中心總經理任某2009年11月4日證言:“我當時提了些問題(具體劇情中的事情記不清了)就讓趙某拿走片子;該片因未拍攝完成我也就不能拿到中央電視臺去審”、“這個劇有可能播出,但結果是這個劇沒有拍完,所以我也不能將該劇拿到央視去立項審查”(見隆堯縣公安局移送貴院的案卷材料)。因此,《起訴意見書》“《候機大廳》的投拍制作不符合國家法律規定”的指控純屬主觀臆斷,不懂影視。

5、特別需要強調的是:為了能夠盡量減少華龍公司的損失,經華龍公司同意并由其提供廣告帶(見附件二),澳衛公司于2007年5月1日至5月31日在其出資550萬元買斷的央視2套《歡樂家庭》欄目(為原約定《候機大廳》的播出欄目)貼片廣告時段中為華龍公司的產品“今麥郎辣煌尚”和“今麥郎彈面”播出了共計50分鐘的廣告,按照央視2套的公開報價,該組廣告價格為252萬元(詳見隆堯縣公安局移送貴院案卷材料里的青海昌榮優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出具的2007年5月1日-2007年5月31日中央2套的播出證明及相關報價)。

二、關于本案的法律適用

辯護人認為,《起訴意見書》認定方宏進構成合同詐騙罪是完全錯誤的,理由如下:

本案不符合合同詐騙罪的主、客觀要件

刑法中的合同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在簽訂、履行合同過程中,以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對方當事人的財物,數額較大的行為。其中有無履約能力和履約行為是認定其是否具有非法占有之目的乃至是否構成合同詐騙罪至關重要的因素。

①如前所述,相關證據已經證實澳衛公司不僅有履約能力而且有履約行為(在此不再贅述)。

②澳衛公司在與華龍公司簽訂、履行植入廣告發布合同過程中,沒有任何虛構事實或隱瞞真相的行為(電視劇拍了,廣告也制作了),因而不具備合同詐騙罪的客觀要件。

③澳衛公司為履行合同作了大量的工作,投入了高達400多萬元的巨額資金,雖由于審片的原因客觀上導致《候機大廳》不能按約播出,但為了減少華龍公司的損失,澳衛公司主動為華龍公司的產品播出了共計50分鐘價值為252萬元的廣告。綜上,足以證明方宏進主觀上并無非法占有廣告預付款之目的,客觀上方宏進也從未實施“非法占有”之行為。

故,《起訴意見書》認定方宏進涉嫌構成“合同詐騙罪”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2、本案系普通的合同糾紛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2條的規定“本法所稱合同是平等主體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組織之間設立、變更、終止民事權利義務關系的協議”,而合同糾紛,是指行為人有履行或基本履行合同的誠意,只是由于客觀原因而未能完全履行合同,或者在履行合同的過程中,一方有意違反合同的某項條款(如提供質量不合格的標的、遲延履行等),使合同另一方受損失,從而引起雙方對合同約定的權利義務關系的爭議。合同糾紛是一種民事糾紛,民事糾紛的當事人承擔的是民事責任。具體到本案,方宏進為了合同的履行,做了大量的工作,投入了數百萬元的巨額成本,雖最終因審片未通過的客觀原因導致其未能按照合同約定的方式播出《候機大廳》,那也只是普通的合同糾紛,雙方可以通過協商、仲裁或訴訟解決糾紛,確定民事責任,而絕非刑事犯罪(合同詐騙罪)(安信偉光(上海)木材有限公司同樣是與澳衛公司簽訂了《候機大廳》(暫定名)植入式廣告發布合同,也交了50萬元廣告預付款,因為同樣的原因無法如期播出,雙方最后是通過民事訴訟解決了糾紛,現判決已履行完畢——見附件三)。

關于本案的立案偵查程序,辯護人認為,隆堯縣公安局對本案立案偵查的程序嚴重違法,是典型的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替企業追債的違法行為,理由是:

隆堯縣公安局明知此案是合同糾紛卻違法立案

按照《起訴意見書》的指控,“今麥郎食品有限公司于2008年3月18日來我局報案”,事實上早在2007年底,隆堯縣公安局經偵大隊的李某就公開以公安人員的身份,陪同華龍公司的法律顧問黃某來澳衛公司在北京的辦公地點,索要廣告預付款。

直到2008年3月6日,澳衛公司當時的法律顧問“吳欒趙閻律師事務所”吳以剛律師還向華龍公司發律師函,與華龍公司總裁范現國先生商討分期還款的可能性(見附件四)。澳衛公司副總經理溫某也一直與華龍公司負責該項目的俞某先生保持聯系,商量善后事宜(見附件五)。根本不存在澳衛公司拒絕商談、人員逃匿等情況,簡言之,隆堯縣公安局對此案系合同糾紛是明知的,但仍然于2008年6月11日違法立案,對明知是無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訴,根據刑法第399條的規定,隆堯縣公安局已涉嫌刑法中的徇私枉法罪。

2、隆堯縣公安局在此案的偵查過程中,違法抓人,代華龍公司追款

2008年6月18日,隆堯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派人到北京刑事拘留了澳衛公司副總經理溫某,向澳衛公司提出必須交出120萬元(100萬元廣告預付款、20萬利息)才能放人。為此澳衛公司被迫籌款120萬元,于2008年7月18日交到隆堯縣公安局,隆堯縣公安局在其出具的“扣押物品、文件清單”的備注欄里寫明“北京市莫少平律師事務所代北京澳衛時代廣告傳媒有限公司退還河北華龍日清食品有限公司廣告預付款(贓款)100萬元及賠付利息款20萬元”,同時釋放了被關押了30天的澳衛公司副總經理溫某,據了解,隆堯縣公安局已將此款給了華龍公司,并從中得到了提成獎勵!

辯護人認為:隆堯縣公安局的上述行為,首先嚴重違反了《公安部關于嚴禁越權干預經濟糾紛的通知》(公安部公通字(1995)13號)、《公安部關于嚴禁公安機關插手經濟糾紛違法抓人的通知》(公通字(1992)50號)及《公安部關于公安機關不得非法越權干預經濟糾紛案件處理的通知》(公安部(89)公(治)字30號)(見附件六)的規定,是典型的公安機關動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經濟糾紛,濫用職權替企業追債的違法行為。

其次,隆堯縣公安局擅自處置“贓款”的行為,嚴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九十八條“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和人民法院對于扣押、凍結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財物及其孳息,應當妥善保管,以供核查。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挪用或者自行處理。

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生效以后,對被扣押、凍結的贓款贓物及其孳息,除依法返還被害人的以外,一律沒收,上繳國庫。

司法工作人員貪污、挪用或者私自處理被扣押、凍結的贓款贓物及其孳息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不構成犯罪的,給予處分”的規定,按照上述規定,隆堯縣公安局只能在“人民法院作出的判決生效以后”,才能“對被扣押、凍結的贓款贓物及其孳息”依法返還給被害人,在此之前“應當妥善保管,以供核查”;隆堯縣公安局擅自將“贓款”交給華龍公司是一種涉嫌瀆職犯罪的行為!

 

綜上所述,本案是普通的合同糾紛,隆堯縣公安局是違法將其立案偵查并移送至貴院審查起訴的,我們請求貴院按照《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于刑事立案監督有關問題的規定(試行)》第六條“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有證據證明公安機關可能存在違法動用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經濟糾紛……經檢察長批準,應當要求公安機關書面說明立案理由”、第十二條“人民檢察院在立案監督過程中,發現偵查人員涉嫌徇私舞弊等違法違紀行為的,應當移交有關部門處理;涉嫌職務犯罪的,依法立案偵查”的規定,“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依法行使法律監督權,糾正隆堯縣公安局的違法行為,對本案作出不起訴決定,并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    

肖文彬、莫少平律師

2010-11-18

?展開全部

預告片

猜你喜歡

2 10
返回首頁? ? 留言反饋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制作任何視頻,不承擔任何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請附說明聯系底部郵箱,我們將第一時間處理。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本站不存儲、不制作任何視頻

不承擔任何由于內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爭議和法律責任

若本站收錄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說明具體情況。

Copyright ? 2019-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復制下方鏈接,去粘貼給好友吧: --4m影院-
海南七星彩购买平台